刘海砍樵
周四郎想了想,饭馆的事周五郎肯定比他了解,于是一挥手:“你们商量着来吧。”周五郎就看向周六郎,周六郎想想后点头道:“那五哥你去找。”周五郎就应下来。 白善却赞许点头道:“僚子部是羁縻州,朝廷素来优待,也没想过改你们自治的政策,所以白某在这里只是暂代酋长之职。”他转了转手的茶杯,慢条斯理的道:“诸位在来之前应该已经收到消了,宜州和柳州两地驻军镇守在边界。”有酋长忍不质问道:“大人既说不会改变我们自治的政策,只暂代,这会儿又提起驻军的事,莫不是在威胁我们?”你们要这么想也没错,”白善道:“但朝廷的意思却不是要改变僚子部羁縻州的地位,而是为了防止僚子部生乱。”他
国产剧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