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海砍樵
白善双臂撑在床上看得津津有味,和他道:“再具体写个小故事,比如那些因为家中无米,每天都要城门领赈济粥的难民的故事。”白二郎抓了抓脑袋:“可那样岂不是要把封尚书推出去?”白善横了他一眼道:“此事略过不提就写高句丽王的三次加捐,每次加捐他们是怎么筹备粮食的,然后直接跳到现在赈济的事。”白二郎点头,有了点儿头绪,“画画也是画这几个故事?”“是,”白善道:“你把底稿都写出来画出来,我让方大人你找些文书,将这些稿子和画誊抄出来。白二郎不太自信,“孔明灯真的能把这些纸张带进内城?”“你可以先在城外试一试,”白善道:“去问一下钦天监。”白二郎点点头,盯着白善看
国产剧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