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,孩子!
他运了运气,只能道:“听说三位大想要采购两车盐,小的虽是下人,却是吴郡生土长的人,倒也有些人脉……”三人继续不理他,哼,谁稀罕呢?好吧,他们的确稀罕,但他不过是个下人,消息给出去了,人家转头就能把你忘在脑后 他们干脆就站在大道的路口边等,白善趁机问起县里的,“听说是刘县尉接手的县令之职?不知县务可有改变。”庄大郎不太想当街讨论县令,但也没有拒绝回
国产剧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