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,孩子!
小内侍躬身回答道:“吴公公将他们调去问话了,我们这些是临时从掖庭宫选来的,只跑腿这日。”唐大人便想起来了,昨天晚上断出针是外面泡好送进来的,吴公公便已经决定要筛查一下东宫里的人了。 众同窗听得唏嘘不已,年纪最大的李三郎都忍不住叹气道“王大人出手也太狠了些,我们还以为都意思意思打几板子,再关在屋里装几天就差不多了,谁知竟是用的廷杖。”“说是纵马踏青苗,但已经过去了四多月,现在谷子都快能收割了,也不过是人的片面之词而已,就算御史弹劾,也过是无关痛痒的罚一场而已,”程二郎道:“说来说去,还是王大人他们先前抓着我们不放,小事闹大陛下有些不太高兴,才罚他闭门思过的。没有什么实际的罪名,最思过十天半个月的就回来了,何苦来。”白善忍不住道:“你们
国产剧推荐